霁明明明明明明

✨请认真阅读置顶,十分感谢✨









列表和名朋认识我的给我留个面子叭

【aph/岛国】颈花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ooc了就这样吧大不了我再改改改改改改改改

                        ↓正文↓

       接连几天的暴雨已经有停歇的意思,半下不下的雨丝挠的人心里痒得很,天空不如前几日那般阴郁,有些胆大的飞鸟开始尝试离开自己的避风港,重新启程。

        很美好的开端。

        一身正装的黑发男子站在花店门口的垫子上原地踩了几下,沾去鞋底的泥渍,这才走进店铺。

        然而今天正赶上这一条街维修电路,停电后的花店只能看得清摆在门口的一簇簇假花,各式花枝交错的影子打在地上,再往里走便乌漆八黑得很,根本看不得清什么东西。

        "打扰。请问……"本田菊转过身关上玻璃门,四处打量了一番,却不见店长的影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是离去还是留在原地。

        店长本来正在门口与邻里拉着家常,是有人提醒了"哎,你店里进人咯——",这才回到店里,匆匆在垫子上蹭了几下就推门而入,正对上客人那一双静如潭水的眸子。风从人身侧挤进店铺,有一瞬间店长似乎嗅到了樱花的香气。

        "呃……"店长噎了一下,"先生买花?"

        本田菊微微颔首,再次环顾四周却只发现了装饰用的假花,没有经过店主的允许,所以也就没有再往里走,只是杵在那里。

        "先生买花是送人?送给妻子吗?"店长在心里推推时间,最近的节日除了新年,就只剩下情人节了啊。

        这次轮到本田菊沉默了,他两指捏着下巴,沉思好长一会儿才干巴巴地回答了声:"是。"

        店长总觉得自己听出了一种不太确定的语气。

        "情人节快到了,先生不如买几只玫瑰花?我觉得……"店长侧身从本田菊身旁走过,嘴里絮絮叨叨讲着玫瑰的花语,再有就是各种例如"现在花都不好保存啦。""一停电冰柜都没法用啦,花蔫儿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卖"的抱怨,走到冰柜前扭过脸问,"太太喜欢什么花呢?"

        良好的教养使本田菊安安静静地听完了这一段连店长自己都受不了的废话,却在听到那句提问后脸色微变。

        "不在了……"

        店长又被噎了一下,缩回了自己那只取玫瑰的手,转而拿出了几只马蹄莲。"抱歉……若是扫墓的话——"店长又麻利地取出几只白色的菊花,,把塑料套取下轻轻吹口气,本来紧紧包裹在一起的花便徐徐绽放开,又从墙上镶的花篮里挑一只塑料制天堂鸟,最后剪了段黑色的丝带把花配着牛皮纸扎成束。

        除此之外,店长在收钱时又打了个八五折。

        把花束递给客人时,店长注意到这人又恢复了初见时那一副平静的表情。

        本田菊到达墓地时天气忽然又阴郁了起来,他轻手轻脚地把花束摆在墓前,豆大的雨点便毫无征兆地倾泻而下,一身正装被尽数打湿,垂下的刘海遮住那双阅尽悲喜的双眸,脸庞上的水珠不晓得究竟是泪水还是雨水,或是两者皆有吧。

        他把在路上顺手买的伞撑开放在墓前,伞下护着的是一朵鲜红得仿佛能渗出血来的玫瑰,白蕊被一瓣瓣的花瓣很好地保护着。

        已经湿透的衣领堪堪遮住一半后颈的纹身——一朵看不清种类的黑白色花朵。

——————————
于是非常地絮絮叨叨:
首先这是和园长一个换文 @俟华☆ ←是个天使!!!
明明是想写岛国的,结果英sir完全没有露脸……(其实墓碑上有照片的,也算露脸了吧(*ฅ́ˇฅ̀*))
梗源 @咸鱼洛的lof账号 ←写的梗非常美好!!!但是完全没有写出那种感觉啊我痛哭流涕【。
就是,如果两人相爱其中一人去世,那么这个人的墓前会开出后颈的花,还活着的一人颈后的花变成黑白色。←好像是这个意思,原梗忘记了(…)
根据自己的感觉,菊大概就是那种很稳重又特别有教养的人,无论干什么事都特别认真。这儿和朋友聊起本田菊的时候,对方的回答则是"感觉很有反差萌呢。"←这样。
因为今天回外公家,如果再往后推的话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所以就开始动手写了,实际上这篇文是我坐在飚到120km/h的机动车副驾驶上码完的ପ( ˘ᵕ˘ ) ੭ ☆
以上,感谢观看——

评论 ( 3 )
热度 ( 7 )

© 霁明明明明明明 | Powered by LOFTER